加大创新力度 推动能源结构调整
发布时间:2019-09-29

随着我国成为能源生产和消费大国,能源经济研究需要结合中国国情,解决现实问题。能源问题是经济发展的问题,我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,从以往的粗放经济发展模式向“精细”模式转化。对于清洁低碳转型,目前各方大致会提出三方面建议:一是提高能源效率;二是能源市场化改革;三是调整能源结构。但笔者认为,简单的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解决不了资源优化配置问题,需要加强量化环境成本,并有政策定力将外部成本反映在能源价格上。

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

能源的可替代性使得能源价格成为清洁低碳转型的核心要素,有效的能源价格可以提高能源效率,促进节能减排。能源市场化改革的基本原则是价格由市场决定,价格引导资源优化配置。因此,能源价格的市场化改革非常重要,因为简单提高能源效率而维持比较低的能源价格,达不到节能减排的目标。另一方面,对于交通工具,各种不同种类的能源替代也必须有一个平衡,这个平衡很大程度上是价格平衡,将清洁的新能源大规模商业利用的关键是降低成本。

市场化改革的基本原则是价格由市场决定,价格引导资源优化配置。用简单的能源平衡公式表示:能源需求量=能源供给量+节能量,对于某个时点的能源需求,可以用能源产出或节能来满足,而满足在一定能源需求下的资源配置最优,是能源生产供给和节能的投入的边际收益相等。在这个简单的能源平衡公式内,能源供给和节能都可以视为生产过程,由于能源产出具有外部性,其中最直观的就是环境的外部性,包括空气污染和气候变暖。能源产出的外部性远不止这些,还包括资源稀缺、环境生态污染、以及资源稀缺和环境污染带来的代际之间的问题。

此外,能源的外部性还涉及到国家的能源安全,这些外部性成本难以准确度量。即使是一些可以量化的外部性成本,现实中也常常无法内部化,因此理论上经济学的最优往往是达不到的。现实中所谓市场化的价格,反映的通常只是能源的财务价格和稀缺程度,而没有真正包含环境污染、气候变化等等的外部性成本。因此,简单的能源价格市场化改革解决不了资源优化配置问题。因此,需要加强量化环境成本,并有政策定力将外部成本反映在能源价格上。此外,由于节能少有外部性,政策的设计应该更多地往节能方面倾斜。

营造良好的创新环境

如果短中期难以改变能源消费的趋势,为了减少空气污染和应对气候变化,就需要在调整能源结构上下功夫。尽管付出了巨大努力,全球近十年来70%的能源需求仍然由化石能源来满足,全球碳排放其实还是在增加,而不是减少。在调整能源结构方面,中国努力的方向比较直观。

与其他国家相比而言,中国的油气比例较低,而煤炭比例过高,低碳清洁转型要求中国尽可能、尽快地大幅度减少煤炭消费占比,“清洁”的煤炭利用还是会受到成本和碳排放的约束。一般来说,煤炭比例大的国家都有更多的空气污染和碳排放,中国要把空气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降低,现阶段就应采用以油气为主的能源结构。但问题是调整这样的能源结构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?国家能源安全会受到什么影响?同时,我国可以选择发展清洁能源,通常指风电、太阳能、核电和水电。水电由于水资源潜能的瓶颈而难以大规模增长;核电的周期比较长。2018年风电和太阳能共占能源结构的3%左右,虽然年增长很快,但对整体能源调整的贡献还不够。

短期而言,相对比较清洁的天然气由于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有7%,对转型的作用会更大。但即使把天然气当成清洁能源,加上风电、太阳能、核电的总量占比也仅略高于10%。

按照目前我国能源结构,要在短中期内比较顺利地进行清洁低碳转型,进行煤炭替代,一个重要条件是能源需求必须很低。但以目前的产业结构来看,为保证一定的GDP增速,仍需要比较高的能源消费增长。对于能源需求而言,经济结构改变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。美国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约为73%,人均一次能源消费量是中国的3倍。因此,应充分认识转型的困难,以较低的成本进行清洁转型是满足我国现阶段经济增长的需要,也是能够顺利进行清洁转型的需要,因为清洁低碳转型必须兼顾能源成本和能源安全。发展清洁能源是必然的选择,只有尽快提升光伏、风电、核电占一次能源的比例,才能在满足能源需求的同时替代煤炭。目前看来,清洁转型短中期需要依靠天然气,页岩气和风电光伏的发展同样重要。因此,当前需要营造有利于页岩气技术创新的环境。

由于能源发展的使命和能源的“外部性”,能源市场化是相对的。能源补贴贯穿着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经济发展历程,我国能源补贴也作为主要政策工具,伴随着整个经济的发展历程。政府在不同的经济发展阶段,强调不同的能源环境目标,采用控制能源价格或能源补贴来平衡社会目标。

在改革开放初期,压低能源价格来支持经济增长和满足能源消费。当收入水平上升到一定程度,政府再进行环境治理,涉及去化石能源补贴,还有通过补贴新能源来改变能源结构。有效的能源补贴可以提高社会效率和社会福利,比如村村通电,农民通过使用电力可以获取更多信息,可以在农业方面使用现代能源,从而整体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生活水平。退出化石能源补贴和界定能源补贴中的“好”和“坏”的补贴(或者“无效”与“有效”的补贴),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同时也是一个随着收入提高和能源技术创新而动态变化的问题。

提高化石能源价格和对新能源补贴都是为了降低新能源成本。由于“内部化”化石能源成本在现实中很困难,而新能源的政策补贴不可持续,对于新能源发展,只有通过技术进步和创新来降低成本才是可持续的。因此,有关部门需要动态审视新能源发展政策,改变目前的补贴设计和补贴方式,使其更有利于技术创新。

发展潜力比较大的清洁能源占能源总量比例较小,难以在满足能源消费增长的同时替代煤炭,只有比较低的能源需求才能使煤炭替代顺利进行,减少排放。市场化改革和提高能源效率很重要,但是现阶段的提高能源效率和市场化改革,仍然难以解决能源消耗和排放问题。除非能够准确量化能源的外部性并且将其内部化,否则难以实现资源最优配置。在实践中,首先是难以界定和量化环境污染的成本,其次是无法将污染成本内部化。即使是市场化的能源价格,通常反映的也只是能源的财务成本和稀缺程度。因此,应加大力度推动二氧化碳减排以应对气候变化。(来源:中国证券报)

联系我们  |   客户留言  |   法律声明  |   网站地图  |   公司邮箱  |   友情链接  |   加入我们  |   点击收藏 深圳市前海富德能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© 2013
万利注册_万利登录_万利app下载 葡京娱乐手机版_葡京娱乐大厅_葡京娱乐下载 澳门尼斯人下载_澳门威尼人APP_澳门威尼人官网下载 168彩票网官方版,168彩票正版 秒速时时彩技巧公式-手机购彩app推荐 亚虎娱乐_亚虎国际网页登录 热购注册_新热购下载_热购彩票找不到 极速快三平台 168彩票网官方版,168彩票正版 时时彩注册_时时彩正规平台